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萬花筒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藏有幾多故事?

來源:據新華社 2021年02月13日 09:47

  “人是曆史舞台上的角色,人名是他們的標志。”——國學大師饒宗頤

  未見其人,先聞其名。

  人的一生,能超越時間,留下回響的,除了精神,還有姓名。

  姓名,是中華精神文明中最富有民族性特征的一個組成。

  姓氏,標識著血緣和衍生;名字,以“正體”和“表德”。

  你的姓名,帶著什麽故事而來?是家國情懷的觀照,是流行文化的折射,還是寄予了長輩的期許,又或只是那一刻的靈光一閃……

  公安部戶政管理研究中心8日發布《二〇二〇年全國姓名報告》。

  該中心有關負責人說,作爲全國唯一的國家級權威戶政管理科研機構,這是我們連續第三年發布全國姓名報告。

  “我們希望這一研究成果以人民群衆喜聞樂見的方式服務社會,在千家萬戶聚焦姓名報告、討論姓與名的過程中,生成一個個更具底蘊的姓名,寄托父母親人對下一代的美好期望和祝福,傳承中華民族姓名文化、家族文化和傳統文化。”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姓氏·比你想象更久远

  “參天之木,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

  中國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姓氏的國家,至今已有五千多年曆史。

  中國人通過姓氏,標明家族來源和血緣關系,由此追根溯源、尋根問祖。

  這是民族自尊、曆史自重與文化自信的具體表現。

  據《中國姓氏大辭典》收錄,從古至今各民族用漢字記錄的姓氏多達2.4萬個。這些姓氏在發展演變過程中,有的已消失于曆史長河中,有的則經過世代傳承延續下來,逐步形成目前在用的6000多個姓氏。

  從原始社會後期的圖騰符號,到漢代中國姓氏制度基本趨于穩定和普及,每個家族有了自己固定的姓氏,子孫後輩代代相傳。

  每一個姓氏背後,都刻錄著深遠的曆史、豐富的故事,記載著民族生長、交融的曆程。

  根據這份報告,按戶籍人口數量排名,2020年“百家姓”排名,王、李、張、劉、陳依舊名列前五,五大姓氏人口總數占全國戶籍總人口的30.8%。

  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並已經到公安機關進行戶籍登記的新生兒共1003.5萬,其中男孩529.0萬,占52.7%,女孩474.5萬,占47.3%。

  2020年“百家姓”中新生兒登記姓氏最多的是李,共72.6萬人;最少的是顧,僅1.7萬人。

  由兩個及以上漢字組成的姓氏,是中華姓氏中比較特別的一支。目前,歐陽是第一大複姓,有111.2萬人。其他常見複姓人數爲上官、皇甫、令狐、諸葛、司徒、司馬等。複姓雖然少見,但常被武俠小說或影視作品“偏愛”。

  我國姓氏在數千年的曆史演進和民族文化積澱中形成了“子(女)從父姓”的傳統習俗,但隨著人們思想觀念變化,特別是2016年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實施後,子女隨母姓情形有所增加。從2020年新生兒姓氏選取情況看,隨母姓與隨父姓的比例爲1:12。

    名字·不仅关乎你个人

  “名字所取,根于心意,沿于時尚,因時變遷”。

  中國人取名,折射著時代精神、政治形勢、社會習俗、文化水准,體現著中華兒女的價值觀,承載著一代代中國人的精氣神。

  每个年代,都有人们爱过的名字。从“1959年及以前”的建国、秀英,到“20102019年”的浩宇、欣怡……不同时代名字的变化,折射了經濟社会发展、生活水平提升和思想观念革新。

  20世紀50年代以後,人名與政治形勢挂鈎。新中國成立時,建國、建華、援朝、躍進、衛東、國強等湧現,很多女性選用英、蘭等;六七十年代,軍、勇、麗等比較常見,時代延續性較爲突出。

  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後,人名開始表達個人情懷。偉、磊、靜、麗等具有性別色彩的字眼更多被使用,反映人們一心追求簡潔、平靜、樸實的生活心態。

  九十年代名字則注入了風雅的文化元素,傑、浩、婷、雪等字更多地被選用。

  在城市,一些仿照英文名發音的“洋味兒”名流行,譬如“查理”“文迪”“安妮”等。而在鄉村,人們認爲名字越隨便孩子越好養,狗娃、狗子、旺財、招弟、水生、滿囤等名字盛行,鄉土味兒十足。

  進入21世紀後,濤、浩宇、浩然、婷、欣怡、梓涵等“文藝範兒”名字大受歡迎。

  改革開放後,人們取名追求簡潔好記,二字姓名一度激增。21世紀以來,隨著人口規模快速增長和人口流動日益頻繁,重名現象多了起來,爲了降低重名率,三字姓名逐漸增多,目前,三字姓名占比超過90%,二字姓名占比減至6.3%。四字及其他字數姓名雖使用人數較少,但一直保持增長態勢,分別由20世紀50年代的0.3%、0.4%提高到目前的1.6%和1.7%。

       姓名·守候独一份的美丽

  2020年是第一批“20後”誕生年。根據報告,2020年出生並已經進行戶籍登記的新生兒名字中,使用頻率最高的50個字依次爲梓、子、宇、辰、一等。與2019年相比,玥、伊、昕、可等字受到新生兒父母的青睐。

  奕辰、一諾成爲2020年出生並已經進行戶籍登記的男女性新生兒中,使用頻率最高的名字,分別超過1.4萬人、2.4萬人。

  熱到發燙的字眼,造就了無數時下流行的名字。“看言情小說的孩子們長大了”“好家夥,我們一個班裏大半班的名字都在裏面了”“想象再過幾十年,廣場大媽都叫梓涵、紫萱”……

  重名嚴重、冷僻字起名、缺少文字內涵和底蘊……人們不禁感慨,姓名文化式微,原本積澱的曆史淵源在一致化中少了幾分韻味,原本蘊含的情懷格調在雷同化前平平無奇。

  爲有效降低重名概率,近年來,公安部在“互聯網+政務服務”平台上推出全國人口姓名查重等便民功能。

  漢字是獨特而美麗的符號,是民族文化的結晶。每一個字,都有它的靈魂與故事,字與字的搭配,又構成了新的意涵。

  文明是文化的載體和鏡像。中國人起過許多好名字,比如風眠、季鸾、元濟、斯年、徽因、淺予、從文、如稷、寅恪、鍾書、健吾、實秋、語堂、右任……標注著年代的文化含量與氣息。

  古往今來,曆經積累演變,飽含人文信息、信仰觀念、社會符號、文明指向、思想意旨、審美修爲的中國人姓名文化,應當得到新的傳承。
那麽,守候並珍惜漢字與文明帶來的,將會陪伴我們一生、卓然獨特的那份美……

(責編:張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