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教育頻道

讓嚴進嚴出成爲研究生培養常態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陳鵬 2019年12月24日 10:35

  近日,近30所高校公布了超過1300名碩博研究生的退學名單,其中包括清華大學、複旦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知名高校。“高校清退不合格學生”,今年頻繁進入公衆視野。

  是什麽原因導致多所高校對不合格學生“動真格”?清退能否産生警示效果?在把住“嚴進”關口之後,“嚴出”的尺度該如何拿捏?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

  被退學的主要原因是“超過最長學習年限”

  今年3月,廣州大學對72名研究生作出退學處理。隨即,合肥工業大學、西南交通大學等大學加入清退不合格學生行列。而上周末剛結束的研究生考試報名人數再創新高,達到341萬。一邊是考生絞盡腦汁複習備考;另一邊,研究生卻成爲清退的主要對象。記者發現,這些研究生被退學的主要原因是,在學校規定的最長學習年限內未完成學業。

  延邊大學日前發布了《研究生退學決定公告》,對該校136名研究生送達退學決定。這136名被退學的原因是“超過最長學習年限”。其中,博士有14名,碩士122名。

  延邊大學《研究生退學決定公告》提到,延邊大學2019-2020學年第一學期研究生學籍管理工作中發現很多研究生存在學習年限屆滿未畢業或結業的情況。記者從被退學學生名單中看到,有一名學生2005年入學,近15年都沒畢業。

  事實上,高校清退違規研究生早有先例。2010年,華中科技大學清退300余名研究生,原因無外乎長期不來上課,超過規定修業時長。

  “研究生被清退的主因大部分與延期畢業有關。這些研究生都是延期畢業後,達到了最高修業學制,仍未完成學業,不得不按照規定被清退。”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王傳毅分析。

  按照教育部《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學生若在學校規定的學習年限內未完成學業,學校可予退學處理。根據國家對學籍的要求,研究生學籍一般是3年到6年。

  選擇延期,仍未完成學業,被清退的可能性有多大?根據中國教育在線日前發布的《2020年全國研究生招生調查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的數據,情況並不樂觀。

  《報告》顯示,在招生規模不斷擴大的趨勢下,研究生實際畢業生數低于預計畢業生數,並且兩者之間差距不斷拉大。2018年,研究生預計畢業生數爲77.3萬人,實際畢業生數爲60.4萬人,超過兩成的研究生延期畢業。其中,有超過六成的博士研究生無法正常畢業。

  《報告》顯示,除研究興趣、學術能力以外,導師指導頻率及指導學生規模、科研成果發表規定、論文選題等因素成爲研究生延遲畢業的主要原因。

  “清退工作背後沒有硬性淘汰機制作爲支撐,各高校在執行中標准不一,而最高修學年限是唯一的硬杠杠。”浙江師範大學教授樓世洲分析,目前我國用求學期限作爲主要標准清退超期研究生,與傳統的學制觀念有關。我國對研究生、博士生的生均經費撥款,是按學制進行;如有大量學生延期很長時間畢業,學校運行將承受較大經費壓力。

  清退只是分流退出的一種方式

  雖然清退超期、不合格研究生是控制研究生培養質量的一種方式,但被清退顯然不是學校和學生願意看到的結果。畢業出口是最後一道關,學生從入學到畢業有幾年時間,在校期間學校還能爲研究生培養做些什麽?

  2017年,教育部和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聯合印發《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十三五”規劃》明確,完善研究生培養分流退出制度。

  2019年2月,教育部辦公廳發布《關于進一步規範和加強研究生培養管理的通知》再次重申,“對不適合繼續攻讀學位的研究生要落實及早分流,加大分流力度”。

  “清退只是分流的一種方式,分流的主要手段大致包括:研究生肄業、研究生結業、降格培養等。”陝西師範大學教授吳合文介紹,目前研究生降格主要是碩博連讀生不適合博士研究生培養,就再回到碩士培養階段。

  在公開報道中,記者沒有找到研究生降格培養的事例,只發現2018年華中科技大學18名學生因學分不達標從本科轉爲專科的新聞。

  “高校和学生更關注毕业论文的考核,而学生的课程学习管理机制没有发挥作用。”吴合文认为,对于长时间不上课,无视学校纪律的研究生,必须通过强化课程管理,有效实施清退等分流手段,进行警示。“研究生培养质量不能只依靠论文来评判,课程学习的过程质量也非常关键。需要对研究生培养实行全方位全流程管理,重视过程管理和过程评价。”

  “我國的高等教育已經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研究生教育是人才培養的頂端,培養高質量人才的任務首先就要落在研究生教育上。”樓世洲表示,“讓嚴進嚴出成爲研究生培養的常態,更應充分發揮過程評價的硬約束作用。”

(責編:鄢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