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今日聚焦

“剃头挑子一头热”刷脸支付叫好不叫座 消费者担心风险有顾虑

來源:太原晚報 作者:记者 何宝国 2019年12月24日 06:20

  原題目:“刷臉支付”表情真尴尬

  看著眼前的刷臉支付設備,店主老劉動了拆掉的心思。爲啥?“就‘雙12’紅火了一天,後來就沒人用了,還礙手礙腳的。”記者走訪超市等刷臉支付設備較多的消費場所了解到,在各個支付平台的力推下,刷臉支付迅速升溫。不過,卻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如果沒有金額大一些的紅包,消費者很少使用。

  先搶個位置

  老劉在南內環西街經營一家小超市。不久前,有支付平台的工作人員上門推廣刷臉支付。對方說,安裝刷臉支付設備後,每獲取一位用戶,老劉就能得到一定金額的獎勵金。而且,使用刷臉支付的消費者也有隨機立減紅包、滿減紅包。吸引的用戶越多,使用次數越多,老劉獲得的獎勵金和補貼越多。老劉覺得手機支付很普及,刷臉支付應該用的人也不少,就安裝了一套設備。調試好後,正趕上“雙12”,支付平台搞活動,發放3元錢的紅包,可以直接抵扣購物款。“差不多每個人都使用刷臉支付。”社區跟前的便利店、小飯店,學校附近的文具店,不少市民發現,刷臉支付似乎在一夜之間遍地開花。“挺小的個門臉,進去買東西看到還能刷臉支付,嚇我一跳。”張女士這樣說。記者在金陽南路一家飯店遇到一名正在推廣刷臉支付設備的工作人員。對方說,最近確實安裝的比較多。“大型賣場,收銀台多,不同支付平台的設備都能進去。小一些的店面,很少安裝兩台的,我們得搶先占住位置。”2017年,支付寶、微信開始試點刷臉支付,2018年正式商用,今年開始全面升級。在今年10月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銀聯攜手衆多銀行發布“刷臉付”新産品,開始進入刷臉支付市場。“就和前些年推廣二維碼支付一樣,都有獎勵金、補貼之類的承諾。”一名店主說,看樣子,各大平台又“開戰”了。

  就火了一天

  有了“雙12”的開門紅,老劉盤算著時間長了也能增加一筆收入。但很快就失望了。“過了‘雙12’的這十來天,就兩個小年輕人用過。其他客人都是手機掃碼。”他告訴記者。店面本來就不大,老劉充分利用空間,刷臉支付設備和棒棒糖等商品擠在櫃子上。“前天找零錢,差點一胳膊肘打下去。”老劉看到使用率低,又礙事,就有了拆掉的念頭。

  在小井峪街的一家大型超市,記者看到,人工收銀台、自助收銀機都安裝著刷臉支付設備。在早上購物高峰時段,記者觀察了半個多小時,使用刷臉支付的消費者寥寥無幾。不使用現金的消費者,絕大多數都使用手機掃碼支付。收銀員有時會建議消費者使用刷臉支付,但沒有多少響應者。一名收銀員對記者說:“‘雙12’有大紅包,我們提醒一下,客人就都用了。現在只有隨機紅包,有的客人拿到紅包,看到只有一兩毛錢,就沒有興趣再用。”在不遠處的另一家超市,情況也差不多。超市負責人表示,去年有少量刷臉支付設備投入使用,有消費者看著新鮮用一用,不過使用率一直不高。最近上了不少設備,也就是“雙12”火了一把,很快就又沈寂下來。

  安全受關注

  市民周女士認爲,和掃碼支付相比,刷臉支付確實帶來一些便利。“比如手機電量不足,或正在使用的時候,有刷臉支付會很方便。”不過,多數時候,她還是使用掃碼支付,因爲掃碼也不麻煩。而且,有的消費場所付款時要掃APP積分,有的優惠券掃碼才能抵扣購物款。

  周女士告訴記者,以前在一家超市嘗試過刷臉支付,記得那時候需要輸入手機號,還得眨眼搖頭。但今年“雙12”使用時,她意外發現,直接完成支付。收銀員說,使用過就采集了信息,可以直接支付。“快倒是挺快,可就有點不安心。”手機掃碼支付每次都要輸入密碼,周女士覺得更放心。不少市民接受采訪時表示,在手機上輸入密碼或驗證指紋雖然要有一個過程,但也是一份安全保障。沒有了這個過程,能保證安全嗎?

  央行科技司负责人8月撰文说,人脸识别技术提升了金融服务的便捷性和普惠性,但也存在隐私泄露、算法漏洞、假体攻击和活体攻击等风险。目前来看,“人脸识别+支付口令”是兼顾安全与便捷的实现方式。刷脸支付推广过程中需要加强身份认证管理,建议綜合运用支付口令、活体检测等实现多因素交易验证,提高安全强度。

  記者了解到,央行在9月份發布《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其中提出,探索人臉識別線下支付安全應用,借助密碼識別、隱私計算、數據標簽、模式識別等技術,利用專用口令、“無感”活體檢測等實現交易驗證,實現支付工具安全與便捷的統一。從現金到掃碼支付普及,用了四五年時間。從目前情況,刷臉支付也要經過時間和實踐的考驗。

(責編:張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