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教育頻道

警惕高教發展中的“流動性陷阱”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張志坤 2019年12月23日 09:58

  推动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过程中,系统内部竞争客观存在,这种竞争总体而言是好事,要发展就要有竞争,这是市场經濟大背景下我国經濟与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也不例外。但是,凡事都有利弊两个方面,高等教育体系内的竞争也出现了一些不良倾向,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首先表現在生源競爭上,從本科生生源到研究生生源,各高校之間的競爭愈演愈烈。中國高教界有一個慣性認識:研究型大學的基本標志是研究生超過本科生。這就導致部分中國一流大學特別是立志沖擊世界一流的名牌大學,都把研究生在校數量搞得比本科生在校數高出很多。而本校本科生畢業後,除去就業、出國外已所剩不多,即使全部報考本校研究生,也不敷其數,這就得靠第一檔的“211”大學來補充缺口。而大量“211”高校考研的本科生高升高就,只能去“掠奪”省屬二本乃至三本的生源,形成“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奇特景觀。這種競爭性的生源流動不利于因材施教、分類培養,給許多行業性院校造成相當嚴重的生源質量困難,個別院系與專業甚至出現研究生質量不如本科生的倒挂問題,迫使一些院校在政策之外另辟蹊徑,挖空心思地弄出歪招怪招把本校本科生源留住。

  其次是优秀人才的校际争夺。人才流动本是正常现象,但目前高等院校在优秀人才引进方面的竞争却异常激烈,用人才争夺大战来形容也许并不为过。很多高校“重金”吸引人才,许多經濟状况力不从心的高校也不得不勉为其难地砸下重金高价“收购”,否则就面临被掠夺一空的危机。相比较而言,东南沿海各省高校具有明显优势,而东北、西北则是净流出地区,处于很不利的地位。从神州上下直到海内海外广挖人才,客观上加剧了中国的出国留学潮。

  上述两种现象对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消极影响显而易见。教育强国建设需要呼唤高等教育发展提质加速,但中国高等教育做大做强理应有一个良好的内部结构与生态。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上述问题只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阶段性特征,不过是特定历史时期与特定条件的产物,将随着高等教育的深入发展而逐步得以消解。但在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内,推动高等教育的内涵发展必须对此给予足够的關注。

  這兩個問題並非是哪個高校或地區能獨立應對解決的,而是一個全局性、結構性的問題,因此需要站在全局和戰略的高度上從宏觀層面做系統謀劃,積極主動地化解其中的消極影響,最大限度地發揮生源與人才良性競爭的流動機制。

  第一,不應鼓勵並拒絕炒作各種名目的“大學排行榜”。

  近些年來,國內興起了若幹種很流行的“大學排行榜”,對各大學進行打分“排隊”,社會影響越來越大,對高校的牽引與拉動效應也越來越大。一些高校爲了排名而不得不投入資源,這也給高校發展帶來明顯壓力。

  但是,这种排名很难说具有多少科学价值,不同类型的高校依托的行业不同,各自的类型差距很大,仅仅用一张表格、一个标准来衡量优劣好次是不公允的。很难说这样“排队”能适应中国的国情,因为中国是一个区域发展不平衡的发展中国家,地域环境对高校影响巨大,經濟相对落后地区的高校同沿海經濟发达地区的高校各自发挥的作用大相径庭,没有多少可比性。

  正因如此,當前流行于中國的大學排行榜總體上弊大于利,並不利于推動高等教育的內涵發展,更不利于高等院校之間的良性競爭。

  第二,加強宏觀政策的引導與調控。

  任何意義上的資源配置都既要發揮市場作用,又要做好宏觀政策上的調控與引導。高等教育辦學與發展的資源配置也是這樣。現在有一種說法叫“扶優不補短”,從爭創世界一流的角度來說,這個提法當然是對的。但僅僅這樣還不夠,高等教育發展仍然有一個“填平補齊”的問題,采取必要的政策手段去扶助發展滯後的高校,使之跟上發展的步伐,這是工作的另一個方面。上述兩個方面都不可忽略,不能一種傾向掩蓋另一種傾向,否則發展的差距拉大難免出現大面積的掉隊,造成嚴重的不平衡,釀成新的大問題。

  第三,適度進行布局結構調整。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我国高等院校进行了大面积和深层面的布局结构调整,奠定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基本布局与总体结构。高等教育为我国經濟社会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同这次大规模布局结构调整分不开。将近70年过去了,我国經濟社会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高等教育的基本布局还停留在过去,特别是一些經濟相对落后的地区高校数量与规模明显溢出,蜕变成了为发达地区培养输送人才,同地域环境很不匹配,也需要及早进行结构性调整。

  總之,推動高等教育走向良性競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通過必要總體戰略設計及宏觀政策引導,中國高等教育體系的競爭機制將成爲推動內涵發展的澎湃動力,有效助推我國的高等教育強國建設。

  (作者系東北林業大學黨委書記)

(責編:鄢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