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經濟新闻

如何研判“单身經濟”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張銳 2019年12月23日 09:38

  國家民政部公布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單身成年人2.4億人。據阿裏巴巴2017年發布的《中國空巢青年圖鑒》顯示,中國的“空巢青年”群體已經超過半億人,如果再囊括進30歲-45歲的單身群體,我國年輕單身人口占比似乎就更高。

  消費市場的一座金礦

  人口结构的变化必然推动需求层次的变化,比如当出生率特别高时,就有婴儿經濟;老龄化严重时,就有老龄經濟;如今单身經濟登场,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将“单身經濟”视为消費市場的一座金礦。

  作为单身群体,没有子女教育支出,甚至没有购房压力,自然在个人消费开支上要自由与潇洒得多,不过,最终决定单身人士消费能力的恐怕还是其财务收入。国金证券在一项调研中发现,除了一线城市单身消费者月收入在1万至2万元区间内的占比较高,伴随城市等级的降低,3000元至6000元月收入的占比越来越高。綜合来讲,月入6000元至8000元上下可能是1985-1995年出生的大部分单身年轻人更为确切的收入情况。当然,对于许多单身青年来说,消费起来钱多钱少也许不是问题。数据显示,在一线、新一线、二线城市的单身青年中,有40%是月光一族,四、五线城市单身青年的“月光族”比例高达76%。另据《2018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报告,在目前国内信用卡持有人中,90后-00后比重高达67.86%,并且更多的单身青年还通过花呗、白条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借贷消费。

  個性化的消費形態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就像《叶子》里的几句歌词那样,“一人份”产品时下已经成为单身經濟的标配。有数据显示,2018年迷你微波炉和迷你洗衣机购买人数分别增长973%和630%,180升以下的迷你冰箱购买人数增长33.33%;另据淘票票和灯塔专业版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将近三成的95后购买“单身票”观影,其中一线城市“单身”观影率达到34%;不仅如此,今年“七夕”一个人在携程上报团旅遊的人数同比增长48%,大大超过情侣报团旅行的增长率。

  與“一人份”産品無縫對接的是商家營造的“一人”消費場景,比如供一人餐飲的“單人桌”、供一人唱的“迷你KTV”、供一人用的“微型SPA”等,此外,貝殼發布的《單身租客調查報告》顯示,針對占比超七成的單身租客,國內有房地産商開發出了10方平米左右的“超迷你”單身公寓,甚至深圳有商家推出了6平方米精裝的極致小戶型公寓。

  与比自己年龄要长的人群或者已婚人士相比,青年单身群体中很多人花费在料理家务上的时间要少得多,甚至绝大部分人不喜欢亲自下厨或者根本不会做饭煮菜,加之单独烹饪并个人食用的性价比不高,于是花钱买方便与花钱买时间的“懒人經濟”流行开来。数据显示,去年美团外卖总交易额达2828亿元,同比增长65.3%,其中20-30岁人群贡献了65%的订单量,外卖一人食的消费成为主流。撑起外卖半边天的同时,单身人士还带动了离家近、品控高的便利店连续3年增速超过了30%。此外,像锦衣盒、秘盒幻想曲和Abox壹盒等面向单身人群提供衣服搭配到家服务的新型服务企业更是层出不穷。

  然而,飯來張口與衣來伸手並不意味著單身人士將自己的生活主張交給了他人,相反他們更注重自我消費價值的存在以及強調自身的消費體驗,正是如此,“悅己消費”在單身群體中變得越來越具有普遍性。數據顯示,一線及新一線城市單身人群化妝品花銷占其每月可支配收入的5%-7%,有12%和7%的一線城市和新一線城市單身人群每月化妝品花銷在1000元以上。注重“好看的皮囊”不夠,許多單身人群還追逐“有趣的靈魂”,數據顯示,在健身場所人群中,19-35歲年輕用戶約占70%,另智聯招聘的統計報告顯示,有高達74%的單身年輕人參加過職業教育培訓,其中近20%的人在職業教育上投入超過5000元。

  的确,单身有说不完的便利,只要按一下手机便能得到满足。不过,尽情翱翔与自在放空以后,孤独感却常常不请自来。于是,单身人士花钱买寄托的“陪伴經濟”也接踵而至。《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城镇宠物(犬猫)整体消费规模达到2024亿元,同比增长18.5%,且近3年复合增长率超20%。值得注意的是,在宠物主人中,单身人士占比达32.5%,其中有50.1%的人将宠物视为亲人。受到影响,从上游的宠物生养,到中游的宠物食品与日用品供应,再到下游的宠物医疗、美容、培训和保险等,国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宠物产业链。与此同时,陪聊天、陪打游戏、陪说晚安、陪吃饭等各类服务竞相涌现。据淘宝大数据显示,平均每天千人次在淘宝上寻找“陪伴”,包含了叫起床、道晚安、催睡觉、求安慰,以及送祝福等情感虚拟商品的订单有多达65%的来自未婚顾客,甚至像盲盒等能寄托情感、有代入感的商品也作为一种“陪伴”进入单身年轻人的生活。

  有效激勵與積極引導

  越来越多的年轻单身群体,正在成为中国未来消费趋势的一个风向标,单身經濟对整体經濟的赋能将进一步增强。因此,研究未来单身經濟消费的新趋势,十分必要。另一方面,年轻单身人群不仅是国内消费主力,还是线上消费主流,对此,也需要采取全方位措施为这个消费劲旅保驾护航,包括在加大对假冒伪劣网购产品打击力度的同时,强化电商平台的法律责任,同时建立与实施网购产品举证责任倒置制度,将行业协会的監督职能从线下延伸至线上,并创建同业者、消费者举报通道与激励机制。

  還要看到的是,作爲思想進化的標志,對于單身人群尤其是主動性單身的青年人,公衆給予了前所未有的認可與包容,作爲個體選擇,單身無可厚非,但放在社會的主流價值環境中,單身卻是一個不應該提倡的生活方式。弗洛伊德在《精神分析引論》中指出人格結構由本我、自我與超我三部分組成,其中本我與超我是無意識的,但超我在考慮問題時表現爲行爲選擇的更多惠他性,而本我則完全相反。對于單身人群來說,目前很多都是一種本我狀況,即無意識的,這不僅需要自己有意識地進行抑制與矯正,更需要公衆、媒體從社會輿論上進行引導與牽引。

  令人欣慰的是,58同城發布的《2019職場單身人才調研報告》數據顯示,60.4%的單身人士還是期待美好愛情的,而且即便是主動性選擇單身的青年,未來也有可能改變自己的想法而加入到擇偶行列。對此,需要以政策機制積極引導單身人群的共融性與親社會行爲,如在職業年金、養老保險等方面加大對青年人的政策優惠支持力度,最大程度地消除影響婚戀的財務恐慌心理,同時對年輕家庭建立生育與養育成本的社會補償機制,而更爲重要的是還要徹底清除就業與職業安排中對女性的各種隱性歧視,給婚戀女性提供穩定而順暢的薪酬、晉升通道。

  (作者系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教授)

(責編:鄢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