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街談巷议

互聯網行業:越守“網規”,越能釋放紅利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顔之宏 2019年12月19日 10:03

  时光荏苒,岁月如白驹过隙,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季节交替和时代更迭的速度似乎更让人难以捉摸。转眼之间,2019年的时空列车即将到站,盘点这一年,从“搜索引擎已死”的坊间热议到“咪蒙贩卖焦虑”的舆论抨击,从“短視頻行业集体推出青少年模式”到“个人信息保护法列入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我国互联网行业在嘈杂的国际舆论环境下坚持自我变革,行稳致远之态日渐显现。

  2019年年初,一篇指向某搜索引擎“已死”的文章在網絡上熱傳。文章作者認爲,部分搜索引擎呈現給用戶的搜索結果大量指向其旗下的自媒體平台,但相關自媒體的內容不少都缺乏可靠的事實依據,有誤導社會公衆之嫌。隨後,該搜索引擎官方也對此做出公開回應,表示其旗下自媒體號是提升平台的內容生態體驗的重要舉措。

  近年來,隨著微信公衆號、頭條號、知乎等自媒體內容交流平台的崛起,平台與平台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一部分生産優質內容的自媒體也成爲了各大平台競相爭搶的“香饽饽”。也正是基于此,網頁搜索引擎的作用正日趨弱化,“信息繭房”效應愈發明顯。如何有效破除網絡謠言,將內容平台之間的存量競爭導向品質競爭,也成爲我國互聯網內容生産者們需要共同作答的一道考題。

  當下互聯網自媒體所面臨的問題,並不是數量太多了,而是能夠生産優質內容、不一味迎合受衆獵奇心理的自媒體太少了,這就給“咪蒙們”向社會公衆販賣焦慮,制造不同社會階層的矛盾對立帶來了“商機”。

  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優秀的作品鼓舞人。在互聯網內容生産上,既要讓不同文化層次、對文化作品有不同需求的人群得到精神上的滿足,也要在維護原創作者的法律權益和激發自媒體群體的創新動力上下苦功。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一些互聯網內容生産平台已經通過出台原創保護機制、訂立內容生産規範、成立專門法律維權團隊等手段來保障自媒體人的相關利益。

  2019年,是我国互联网行业技术红利进一步释放的一年。在經濟下行压力增加的背景下,中小企业和小微经营者对流动资金的需求愈发急迫。但正是因为缺乏固定资产和可靠的信用背书,他们通过传统渠道从线下银行批获的贷款少之又少。也正是在这时,大家将目光投向了互联网银行。近年来,随着国家政策支持的力度逐步加大和线上数据的积累沉淀,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风控技术的互联网银行成为国内中小企业和小微经营者强有力的“供血者”,给不少业者带来“活下去”和“好好活”的希望。数据显示,以服务小微经营者的网商银行为例,截至2019年底,其已累计向小微经营者放款4万亿元,服务小微企业和个人经营者逾2000万。

  今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著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産業創新發展。

  時至2019年,當一些國家還在對區塊鏈技術保持觀望時,國內互聯網企業率先發力,早已布局多年的區塊鏈技術架構迅速落地成型。從保存重要庭審證據到維護新聞作品的原創權益,從商品全流程溯源到辨別線上平台發布租房售房信息真實性,區塊鏈技術甚至成爲戀愛雙方感情的“永久見證人”。

  2019年,个人信息保护成为互联网行业關注的焦点。换脸软件在满足公众消遣需求的同时会带来怎样的伦理风险,一些酒店集团将扫码入住“移花接木”成扫码入会是否会泄露住客的隐私信息,部分互联网平台将弹窗广告做成“弹窗骚扰”何时才能走向终结?这些问题,都在2019年或多或少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關注和回应。

  今年5月,國家網信辦就《數據安全管理辦法》向全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就對上述社會公衆關心的問題進行了回應。例如,不再允許手機APP“一攬子授權”的操作,想要收集用戶個人敏感信息必須向網信部門備案,互聯網平台需要對小程序泄露用戶個人信息的行爲承擔部分或全部責任,尊重用戶的“被遺忘權”等等。同時,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也表示,已將個人信息保護法列入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規劃。

  個人信息對用戶而言關乎安全,對互聯網平台來說就是資源。這一系列動作不難看出,國家有關部門已經注意到並下定決心,要整治互聯網平台肆意收集用戶個人信息的行爲,整個互聯網行業也將在不久的將來迎來從數據攫取的“野蠻發展時代”到善用數據的“文明規範時代”的轉變。

  展望即将到来的2020年,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公众和舆论監督下,在监管机构的履职尽责下,在平台公司的自律下,我国互联网行业将兴利减弊,为公众、为社会带来更多普惠红利。

(責編:鄢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