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报报业集团) >> 圖片新闻

鋼鐵雕塑喚起城市記憶

來源:山西晚報 2018年08月20日 08:33

  8月16日,“钢铁之夏·2018——中国太原国际青年金属雕塑创作营”完美落幕。来自中国十大美院及国际知名美院的42名学生在太原化学工业园区切磋技艺,创作了42件以金属机械和零部件为材料的钢铁雕塑。山西晚報记者 寇宁摄

  1

  8月16日, “钢铁之夏·2018——中国太原国际青年金属雕塑创作营”完美落幕。来自中国十大美院及国际知名美院的42名学生在太原化学工业园区(简称“太化”)进行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技艺切磋。经过28天的刻苦钻研,42件以金属机械和零部件为材料的钢铁雕塑创作成型。它们的诞生为太原老旧工业园区的转型发展注入了新活力,展现了太原作为一个工业城市的发展历程。同时,也彰显出太原正用新的艺术形式表达自己的文化品格。

  太原,一座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也是我國重要的早期工業城市,不少大型工礦企業爲能源工業建設做出過卓越貢獻。近年來,隨著工業生産方式的演進和産業結構的調整轉型,隨之而來的是大量機械設備被閑置或淘汰。如何處理這些工業遺存?太原市政府與中央美術學院聯合中國美術家協會雕塑藝委會,對工業遺存進行藝術再創造,將工業廢棄物以一定順序重組,成爲了一座座社會性、觀賞性兼具的鋼鐵雕塑。這種“化廢爲寶”的新路子,以“鋼鐵之夏——國際青年金屬雕塑創作營”爲載體,實現了一次次華麗轉身。

  7月20日,“鋼鐵之夏·2018——中國太原國際青年金屬雕塑創作營”正式開營,來自中央美術學院等知名美院的42名學生在太化工業園區開始了艱苦的創作之旅,廠區內廢棄的金屬機械和零部件就是創作材料。怎樣“變廢爲寶”,還能彰顯山西特色?青年藝術家們入駐太原後,相繼參觀了山西省博物院和晉祠,在了解山西本土文化、中國傳統文化的同時,尋求創作靈感和源泉。構思選材、繪制草圖、擬定方案後,帶隊的專業老師就其學術性、可操作性、安全性等方面進行了逐一考量,方案通過,才能開始創作實踐。爲保證創作效率和質量,每位學生都會配備一名力工和一名焊工(均由太化集團臨時招募,隨機分配),“學院派”和“老師傅們”的工作方法相互補充,合力完成作品制作。

  金属的敲击声、机器的轰鸣声……近一个月来,太化厂区内热火朝天。学生们头顶炎炎烈日,身着厚厚的工作服,头戴安全帽、防毒面具,辛勤创作。经历了切割、打磨、锻造、点焊、喷砂、着色等工序,一件件钢铁雕塑脱颖而出。那些沉睡多年的工业废弃物重新焕发活力,具备了很高的艺术价值。8月16日上午,来自全国各大美院的专家学者对所有作品进行了“检阅”(点评);下午,他们又与这些青年艺术家汇聚一堂,就作品创作历程、心得体会等进行了互动、交流和探讨。17日上午,所有师生返程北京,創業营圆满落幕。“钢铁之夏——国际青年金属雕塑创作营”作为全国各大美院每年的暑期活动,已成为一个学术品牌,目前共举办过8次,分别在内蒙古磴口县、大同、太原进行,共创作出532件作品。从2013年起,该活动连续在太原举行,已有6个年头。其中,已有17件作品矗立在太原(位于长风商务区内),供公众观赏。

  太化集團一位負責人介紹:“太化集團是老牌國企,是國家‘一五’期間建設的三大化工基地之一,1960年由蘇聯援建而成。2011年,爲響應政府打造碧水藍天綠色能源發展的要求,進一步優化産業結構,我們廠整體搬遷至清徐化工新材料園區。就這樣,位于市區的廠房便閑置了下來,寬闊的場地和豐富的廢舊器材可以讓學生們充分施展才華,一連6年,他們都在這裏進行創作,他們打造的鋼鐵雕塑也將成爲我們重要的企業資産。一直以來,太化都在轉型發展,下一步,計劃將老廠區建成爲工業遺址公園,這樣一來,這些作品就有更多機會走向公衆視野,走進百姓生活。”

  访谈 创作有社会价值的艺术品是青年应有之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孙璐,连续8年担任创作营的指导老师,山西晚報记者对其进行了采访。

  山西晚報:想要参加创作营,对学生有什么要求?如果有幸加入,对其作品又有何要求?

  孫璐:每次活動都以中央美術學院的學生爲主,面向全國乃至世界的知名美術學院進行招募,要求學生必須對金屬雕塑有基本的知識和實踐經驗。這次活動中共有5名外籍學生,來自澳大利亞、保加利亞、希臘、韓國、日本,爲保證順利完成創作,大多數國際學生都配有一對一翻譯。

  進入創作營後,要求利用廢舊鋼鐵材料,在28天內做出一件至少4米高的大型雕塑。雕塑創作營是聯合打造的文化品牌,旨在通過對工業遺存進行保護性開發利用,彰顯城市文化底蘊,所以,學生們的作品必須與太原的文化主題相關,並具有原創性。以往我們要求學生“3米做兩件”,這幾年變成了“4米做一件”。雖然看起來只是增加了1米,但是整個雕塑的體量卻增大了很多倍。而事實上,很少有人只做到4米,大多數人的作品是6米到7米,有的甚至更高,今年最高的作品是12米。

  山西晚報:平时在学校,学生们也应该会进行一些雕塑创作实践吧?与那些课堂作业相比,创作营的实践有何不同?

  孫璐:在學校裏,學生們除了理論知識的學習外,也會有相應的實踐,包括對不同層次的材料(如銅、鐵、木頭等)進行雕塑的初步探索,也會有遞進式的創作實踐,最後還有畢業作品這樣的深入實踐,但這些與創作營的實踐都不一樣。在這裏,我們有大量的工業廢棄物原料,而且還要用到很多大型機械設備,比如叉車等。更重要的是,還有很多操作經驗豐富的工人師傅做助手,學生創意有余,經驗不足,但工人師傅在安裝、建構、焊接等方面都很有經驗,這樣組合可以取長補短,而這些資源在校園裏是接觸不到的。

  這次的創作以閥門、管道等材料爲主,想讓它們以一種新的形式煥發活力,這並不容易。創作的過程中,除了將所學應用到實踐中外,更重要的是要學會交流協作,對金屬材料語言進行深入探索,將現有資源(包括人工、材料等)的能量發揮到最大。對于學生們而言,這是從學院工作室到社會大工廠的跨越,是巨大的挑戰。但這是一個學生從高端學院教育走向社會的必經過程,只有走出來接接地氣,才能更好地融入社會,才能爲他們將來獨自創作打好基礎。

  創作營是一種面向社會的教學實踐,不僅要培養獨立的藝術家,還要塑造一個有社會關切的人,一件好的作品必須考慮到與觀衆的互動,創作有社會價值的藝術品是一個青年應有之責任。

  山西晚報:在太原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您带着同学们在烈日下创作,怎样形容这种生活?

  孫璐:鍛造。雕塑是需要長期積累的藝術,包括生活閱曆、藝術實踐、思維認知的積累。每天要在高溫下作業六七個小時,燙個泡、劃個口子,這些小意外在所難免。整個創作過程勞動強度很大,不僅考驗體力,更考驗思維、心力和毅力。從構思到實施,時常會出現很多不可控因素,方案需要不斷地調整改進,這是一個從“痛苦”到“痛快”的過程。鍛造鋼鐵作品的同時,也在磨煉學生鋼鐵般的意志。活動舉辦數屆,很多學生經過創作營的培養,已經在藝術道路上頗有建樹,每每談到創作營,都覺得那是他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經曆。

  這次活動,包括指導老師、後勤保障人員等在內共有200多人參與,大家都在配合我們的創作,感謝大家的付出,也感謝太原市政府對我們的支持!

  炎炎夏日享受創作的快樂

  17日上午,山西晚報记者走进太化,欣赏了此次创作营的所有作品,有以矿斗为基材的作品《铁瀑》,还有以传统古建为灵感的作品《不周柱》……矗立在园区内的作品,与这里的气息相呼应。山西晚報记者特别采访了3名创作营中的学生代表,倾听他们的创作构思和感受。

  陳嘯東:《工業·樹》中央美術學院研二

  這件作品的創作初衷來源于晉祠裏高大奇崛的樹木和古太原“晉陽八景”之一的土堂神柏。人們常說山西是“中國古代藝術博物館”,我們在山西博物院等地,通過文物、文獻等切實感受到了文化強大的生命力量,而晉祠的柏樹就是這種強大生命力的象征。所以,我想用太化工廠裏的廢舊金屬工業材料來創作一棵樹,希望可以給這些已經廢棄的工業材料,注入一種文化或自然的生命力量。當這些機械失去其原本的使用功能後,通過雕塑將其轉化,帶給人審美上的滿足和精神上的享受,甚至能引發人們對自然、工業的一點思考。

  收獲和感受:創作過程離不開老師的指導,離不開與同學的交流,也離不開太化的工人師傅張春生。說起張師傅,我打心眼裏佩服和感激他。他常說,學生們憑空構思一件作品不容易,能幫你實現的話,你一定很有成就感。他不單理解我們的情懷,而且技術非常好,焊工、電工、鉗工樣樣都行,幫我解決了好多焊接難題。這是我第3次參加創作營,也是最放松、最享受的一次。也許是因爲有了前兩年的創作經驗,有老師和工人師傅的鼎力相助,這種輕松愉悅的感覺,一直貫穿了整段“鋼鐵之夏”,也貫穿了我2018年的整個夏天。

  吳爽:《無盡之柱》中央美術學院研一

  山西,我来了两次。第一次是下乡考察,感受到了山西的地大物博;这次来,更多感受到的是这里的生活状态、經濟增长等。在铺天盖地的材料中,当我看到煤矿矿斗车时,我兴奋了!矿斗车作为运输工具,它运输的是煤,也是整个山西的命脉。于是,《无尽之柱》诞生了。废旧的矿斗一个接一个往上不断重复延伸,这种无休无止的简单重复,让人的意念净化集中。作品所表达的是我对雕塑与自然环境关系的關注,同时线形的结构把人们的视线和哀思引向无尽的苍穹。最后以蓝色为主色调,金色、黑色为辅,体现山西人民对美丽蓝天这一生活环境的向往和追求。

  收獲和感受:第一次參加創作營,第一次接觸直接金屬雕塑創作,整個過程有些吃力。制定方案時,老師一次一次地否定,直到第五天,我的方案才通過。在創作過程中,從理論到實際操作的各種方式方法,從方案的考慮與老師的交流,再到現場與工人師傅的交流,一點一滴都讓我受益匪淺,這些都是課本上學不到的知識,很珍貴。作品制作的過程,也是自我成長的過程,讓我充滿了無限激情,不斷地打磨作品,磨煉自己。

  劉童:《荒原》中央美術學院大三

  大多数雕塑作品,观者都是围着作品观看,而我,想创作一个可进入的场域,这就是《荒原》的出发点。竖直向上的部分和向下的延伸,以及沉卧的地面共同构成了这个完整的作品。在去太化园区的途中,一路上都是拆除与重建并置的景象,在这样剧烈的新旧交替中,我希望保留那些被弃置的痕迹,建立一个老旧的、工业的、凝固的氛围,而材料本身恰恰就带有浓重的工业时代气息,这与创作主题不谋而合。 收获和感受:我的创作完全不按草图来,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尝试过这种方法,不过作品比较小型。可是,一件大型雕塑的创作并非小雕塑的放大,创作中会遇到很多问题。我一直在材料堆里转,边想边做边比对,整个制作过程比较即兴。操作现场有大量庞大沉重的器械零件,面对它们,时常感到难以控制。跟学校那些“听话”的材料相比,想要改变它们的形状,并不容易。或许,这正是有趣的地方,让我最后呈现的作品出现了许多意外之喜。相信这次经历,会让我受益终生。

  8、9版采写:山西晚報记者冯华8、9版摄影:除注明外 山西晚報记者 寇宁

  1、朱仲魚作品《城堡》。

  2、張一冉作品《終》。

  3、王川作品《相·物》。

  4、缑晴徽作品《我們住在一艘黃色的潛水艇裏》。

  5、劉童作品《荒原》(中),吳爽作品《無盡之柱》(左)。

  6、创作营结束之际,大家合影留念。圖片由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提供 7、陈啸东作品《工业·树》。

(責編:牛德芳)